欢迎来到氨基酸肥料-EDDHA专卖网!

复方氨基酸液用量

医生会失误重复使用针头吗

其实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的医生并不知道,医患之间的关系也是比较紧张的,如果盲目的输液打针的话,一不小心也会导致我们生命的安全的隐患呢,那么你知道在医院里有两只真是不能过,随便输入一个医生,患者都要注意才是最好的,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不能够随便的输呢?会不会给我们的身体带来非常大的影响?

这两种针常出事,不能随便输!医生患者都要注意

营养针

案例:患者女,49岁,因腰痛1天于2016年5月10日就诊。既往有高血压病史。卫生站医生考虑为“体虚,腰痛查因”(医生提交的资料中未见体格检查记录),治疗上予以复方氨基酸注射液18AA 500ml静滴,输液过程中患者未见其它不适。输完液家属接其回家,约10分钟,来电称患者不省人事,要求医生出诊。医生赶到后发现患者已昏迷不醒,急送至当地卫生院,初步诊断:脑出血,经抢救无效死亡。医患纠纷就此引发,最终经人民调解,医生赔偿患者家属26万。

“医生,给我打点营养针/增强抵抗力的针”,这种要求在基层诊所常见,部分医生也乐于打这样的“安全针”,甚至告诉患者,“你打点营养针,身体更好/减少生病”,氨基酸、维生素则是基层使用最多的药物。

实际上,诊所、卫生室的就诊患者大多都能正常进食,通过食物、口服药物就可摄取足够的蛋白质、维生素,根本没必要输液补充,而一旦出事,正如上述案例,先不谈其他诊治,光就“营养针”来说,一顶“滥输”的帽子就极难逃脱,面对质疑医生只能“哑巴吃黄莲”。

此外,“营养针”也并不安全,输液本身就存在风险,而药物本身如氨基酸输入过多,机体无法利用,多余的氨基酸还需要分解并排出体外,反而会加重肝肾负担,肝肾功能不全的患者有可能导致高氨血症和血浆尿素氮的升高。

消炎针

日常人们口中的“消炎针”实际指的是抗菌药。笔者去年做过一次关于基层医生使用抗菌药的调查,当时随机抽取了53张来自基层医疗事故互助基金案例中医生提供的处方,发现“消炎针”处方27张,占比约50%,再回顾平时的一些报道,“消炎针”惹事的频率不可谓不高了。而基层诊所、卫生室真的有那么多病例非得用到“消炎针”吗?我想大家心里都有答案。

案例:患者男,59岁,于2016年3月29日到卫生室就诊,初诊上呼吸道感染。用药如下:输液第一组 盐酸左氧氟沙星氯化钠注射液200ml(0.2g),第二组 头孢噻肟钠4.0g+5%葡萄糖氯化钠注射液250ml,第三组 利巴韦林注射液0.5g+5%葡萄糖注射液250ml。8:25开始静脉滴注左氧组,到9:15左右滴完换第二组头孢噻肟钠,大约5分钟发生过敏反应,最终经抢救无效患者过敏性休克死亡,经人民调解医生赔偿患者家属43万。

这个案例的用药很具有代表性,抗菌药+抗病毒、头孢+左氧是笔者调查中发现基层最爱的搭配。关于抗病毒药在此我们就不多谈了,而头孢噻肟钠与左氧用在此处,明显存在用药起点过高、抗菌谱过宽的嫌疑,那头孢与左氧的联用又是否合理呢?从抗菌谱来看,联用在大多数情况下毫无依据。

除了很少见的杜克嗜血菌,左氧的抗菌谱比头孢更广。而基层由于条件受限做不了细菌培养,但是,就一般的上呼吸道感染如急性细菌性咽炎及扁桃体炎病原菌主要为 A 组溶血性链球菌,少数为 C 组或G 组溶血性链球菌,抗菌药首选应为青霉素,也可选择口服第一或第二代头孢菌素。

“抵御细菌耐药,今天不采取行动,明天将无药可用”,滥用抗菌药,会诱发细菌耐药,一开始就用过于高级的,以后就无药可用了,另一方面,静脉输液是公认最危险的给药方式,它导致的严重不良反应往往发病急、救治难度大如上述案例中出现的输液致药物过敏性休克,在这肯定有人会疑惑:药物过敏是药物不良反应的一种,与患者自身体质、药品质量相关,为什么总是怪医生?请大家记住,我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管理办法》把不良反应确定为“合格药品在正常用法用量下出现的与用药目的无关的或意外的有害反应”,即不合理用药不在此列。

其实对于这个营养针和消炎针来说,有很多的医生和患者都知道,并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够短的,但是出现了一些这方面的疾病的话,我们一定也要按时的消炎,治疗身体当中的疾病才是最好的,不要等到我们的身体带来了危害了再去想办法去弥补,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影响的。

这两种针常出事,不能随便输!医生患者都要注意,医生会失误重复使用针头吗

发表评论

本文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