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氨基酸肥料-EDDHA专卖网!

毒素氨基酸

毛虫的毒素之源在他的绒毛中对还是错

据外媒报道,昆士兰大学分子生物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称,一种原产于昆士兰东南部的毛毛虫的毒液显示出用于药物和害虫控制的前景。Doratifera vulnerans在昆士兰东南部的大部分地区都很常见,在布里斯班南部的Toohey森林公园经常可以看到。Andrew Walker博士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研究这种外观引人注目的毛毛虫。

研究发现毛毛虫的毒液显示出用于药物和害虫控制的前景

Walker博士说:“我们在 Toowoomba附近收集昆虫时发现了一只,它奇怪的生物学特性和致痛的毒液让我着迷。”

与《好饿的毛毛虫》吸引了全世界几代儿童不同,这种毛毛虫远非无害。Walker博士说:“它的双名是指‘伤口的礼物的携带者’。”

Walker博士的研究发现,这种毛毛虫的毒液毒素的分子结构与蜘蛛、黄蜂、蜜蜂和蚂蚁产生的毒液类似。

研究发现毛毛虫的毒液显示出用于药物和害虫控制的前景

这项研究还揭开了一个生物活性肽的来源,这些肽可能在医学、生物技术或作为科学工具方面有用途。

Walker博士说:“许多毛毛虫会产生引起疼痛的毒液,并且已经进化出生物防御措施,如刺激性的毛发、使它们有毒的毒素、模仿蛇眼的斑点或注射液体毒液的刺。以前研究人员不知道毒液里有什么,也不知道它们如何诱发疼痛。”

“我们发现,毒液主要是肽,并显示出惊人的复杂性,包含来自59个不同家族的151种不同的蛋白质类毒素。”

研究人员团队合成了其中的13种肽类毒素,并利用它们来展示毛虫为产生诱发疼痛的毒液所遵循的独特进化轨迹。

研究发现毛毛虫的毒液显示出用于药物和害虫控制的前景

“我们现在知道了每一种基于蛋白质的毒素的氨基酸序列或蓝图,”Walker博士说。“这将使我们能够制造毒素,并以不同的方式测试它们。”

作为Walker博士研究的一部分,已经在实验室生产的一些肽显示出非常高的效力,有可能有效地杀死对牲畜有害的线虫寄生虫,以及致病的病原体。

他表示:“我们的研究揭开了生物活性肽的新来源,通过影响生物过程和促进健康的能力,这些肽可能在医学上有用途。”

药品和杀虫剂的潜力

“首先,我们需要弄清楚个别毒素的作用,以告知我们如何使用它们。”这些发现结合了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加拿大约克大学、奥地利维也纳大学以及美国食品和农业部的研究人员的工作。

该研究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研究发现毛毛虫的毒液显示出用于药物和害虫控制的前景,毛虫的毒素之源在他的绒毛中对还是错

发表评论

本文评论已关闭!